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小说 查看内容

16yh.com:鬼洞(上)

本文地址:http://xym.144736.com/article-31703-1.html
文章摘要:16yh.com,局面对我们似乎越来越不利啊五大星主之中不过这并没有什么影响手段尽出(第四更) ,不增不灭但是眼下他只能按照自己应承下来。

2019-11-14 20:31| 作者: 926bmw.com| 审核: 香港水云天|查看: 145| 评论: 1

早上,曙光还没来得及揭去田野的面纱,布谷鸟就用它那抑扬顿挫的叫声提醒人们,该播种了。

而此时,早有一群农人弯着腰在水田里插秧。在他们的手起手落之间,黄色的水田里漾起了一道道绿色的涟漪。

在这块水田正中央插秧的是一个叫陈仕军的小伙子。陈仕军今年二十一岁,是这个生产队公认的第一插秧高手,由于他插秧又快又直,被生产队长安排在这块田插中轴线。就在大家紧随着他的节奏插秧时,他却停下了手中的活儿笑着对他身旁一个小伙子说:“鲁国强,你那几路秧子都栽到我的秧行里来了耶

被陈仕军称为鲁国强的人是这个生产队的知青。他到这个叫做东风七队的山村来插队落户已经两年了,由于他不愿做重体力活,前两年,他总是跟着妇女一起劳动,所以一直不会插秧。今年以来他喜欢上了这个生产队的一个姑娘,这个姑娘叫刘世芳,出身地主家庭,已经满了十八岁,长得像才出水的芙蓉,鲁国强正处于春心萌动期,当然也对刘世芳日思夜想。在一个月华如水的晚上,他把刘世芳约到水库边,向刘世芳倾吐了他精心准备的一堆甜言蜜语,他以为在他的甜言攻势下,这个从未恋爱过的农村姑娘一定会感动得融化在他的怀抱。就在他张开手臂要搂刘世芳的时候,刘世芳却吐出一句冷冰冰的话来:“你百无一能,我跟了你还不饿死呀”受到这个刺激,鲁国强决心好好学一点农业技能,让刘世芳看得起他。今年插秧季节到来以后,他就主动向队长提出要学插秧,在农村,插秧可是一门主要的生产技能。现在,他听陈仕军说他把秧子插到了陈仕军的秧行里,就停下了手中的活向他们两人插的秧行看,就在这时,田坎上传来了一个声音:“你们队长在哪儿?”鲁国强扭头一看,田坎上站着五个人。他没见过这五个人,就问:“你们是干啥的?”这五人中一个中年男人回答:“我们是学小靳庄工作组的。”又指着一个风华正茂的女性说:“这是我们的组长彭慕青。”听说来的人是学小靳庄工作组的,鲁国强感觉眼前一亮,他知道,现在全国的农村都在推广小靳庄经验,小靳庄经验的核心内容之一是必须学了毛主席著作才能开展生产。“学毛主席著作我可比所有的社员都强,只要认真推广小靳庄经验,我就是这个生产队最能干的人,刘世芳自然就会投入我的怀抱了。”就在他想入非非的时候,队长陈仕斌已经直起腰来与彭慕青打招呼了:“是彭组长呀!有啥事?”原来陈仕斌与彭慕青在大队的学习会上见过几次面,他们认识。

看见了陈仕斌,彭慕青马上摆出一副钦差大臣的派头:“你们今天学了毛主席著作没有?”陈仕斌愣在那儿了,因为他为了抢季节,今天天还没有亮就带着社员到田里插秧了,没有组织社员学毛主席著作。见陈仕斌不说话,彭慕青的脸上泛起了红光,“我终于抓住一个典型了!”她想。就对着陈仕斌吼了起来:“好哇!你们没有学!”她又对还在栽秧的社员吼道:“都给我停下来!”陈仕斌大惊,他对彭慕青说:“不能停,这几天耽误不得,误了这个时节,谷子要大大减产。”彭慕青厉声说道:“不学毛主席著作就插秧,产量再高也是资本主义的产量!”陈仕军在一旁顶了她一句:“我们不懂啥主义,我们只想吃得饱肚子。”“反动,反动!”彭慕青指着陈仕军说:“只要吃得饱肚子连什么主义都不管了,资本主义复辟你也愿意了?”陈仕军是这个生产队的农民中唯一读完了初中的人,还是有点文化,他听彭慕青说到资本主义复辟一词,就问:“我们这个山上在过去几千年都是封建社会,从来没出现过资本主义,资本主义又怎么来复辟?”彭慕青一时语塞,她翻着眼珠子盯了陈仕军好一会儿才憋出一句话:“你叫什么名字?”鲁国强抢着代陈仕军回答:“他叫陈仕军。”突然,彭慕青指着陈仕军大叫:“把他捆起来!”她身边的四个人马上拿出绳子脱了鞋跳下田就捆陈仕军。陈仕军却不甘束手就擒,他叫着“我没犯法。”不停地用手推挡,工作组的四个人竟然捆不起他。见此情形,彭慕青对这块田里的社员大喊:“革命群众站出来!同反对社会主义的人作斗争!”鲁国强早就想揍陈仕军一顿,原因是他看出刘世芳对陈仕军有好感。听到彭慕青喊革命群众站出来,他立刻像一颗出膛的子弹一样向陈仕军扑去,与工作组的人合力把陈仕军按在田坎上用绳子捆了个结实。在这个过程中,鲁国强还狠狠地揍了陈仕军两拳,他边打边骂:“反革命!反革命!”

他们刚把陈仕军捆上,山坡上就传来了歌声,这是种红薯的妇女们在唱:“加紧生产呀加紧生产,努力苦干呀努力苦干,只盼着今年收成好,多打些五谷充军粮。”彭慕青的眼睛瞪了起来,她气咻咻地对陈仕斌说:“听听,你们生产队的人还在唱这种歌,不唱样板戏,说明你根本没有组织社员学小靳庄!”她又指着陈仕斌和陈仕军对工作组的人说:“押他们去大队,开全大队社员会批斗他们。”她又安排:“熊闯、刘忠,你们两个留在这儿,动员社员今天下午揭发批判这两人。”说完怒冲冲地押着陈仕军和陈仕斌向东风大队的队部去了。

 

当天下午,批斗陈仕斌和陈仕军的大会就在东风大队的会堂里召开了。大会先由彭慕青讲话,她是一个革命理论知识很丰富的人,讲起话来滔滔不绝。什么反修防修,什么生活中处处有阶级斗争,等等、等等,社员们听得呵欠连天。唯有她讲到“五不怕”的时候,会场里才有了些许议论声:“这个女的凶得很哟!不但不怕坐牢,连杀头都不怕,一定是亡命徒,我们莫要惹她哟!”“她连离婚都不怕,他爸爸至少是中央委员,当官的女儿不愁嫁嘛。”

接下来是社员发言,一个叫陈仕烟的社员首先揭发陈仕斌:“伟大领袖毛主席说:‘忙时吃干,闲时吃稀,半忙半闲时吃半干半稀。春节应该是最闲的时候吧?可是陈仕斌家今年春节吃了整整五天干饭,这是公开对抗毛主席的指示。”一个叫陈仕富的社员的发言就更离谱,他指着陈仕军说:“毛主席说,男的是一辈子做好事不做坏事。前年三月我家断粮,他送给了我八百斤红薯,让我家度过了青黄不接的三、四月,这是做好事。去年四月我家又断粮,他却不送红薯给我了,还骂我好吃懒做,断粮活该。他的行为完全不像一个男的。”

“这些社员的政治和文化素质也太差了,这是他们队长长期不抓毛主席著作学习的恶果。”就在这时,鲁国强站到会场前面来发言了:“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抓革命,促生产。毛主席是把革命摆在生产的前面的。毛主席为什么要把革命摆在生产的前面?因为生产有社会主义的生产和资本主义的生产之分。社会主义的生产能给老百姓带来幸福,资本主义的生产就是剥削老百姓。如果不革掉资本主义的命,我们还不如不生产。那么,我们怎么才能革掉资本主义的命呢?毛主席著作就是革资本主义的命的指路明灯,所以,我们在开展生产之前必须先学习毛主席著作。不学毛主席著作就开展生产就好比只埋头拉车,不抬头看路,虽然当时看上去拉得快一点,但是,不定什么时候就把车拉下了崖,这个崖就是资本主义复辟的断崖!”说到这儿,他猛一伸手,怒不可遏地指着陈仕斌说:“可是,这个陈队长从来都是只抓生产不抓毛主席著作的学习,就像今天,他一大早就带着我们插秧,根本不学毛主席著作,其用心很明显,就是要在我们生产队复辟资本主义,让社员们吃二遍苦受二茬罪

    彭慕青啪啪啪地拍起手来:“讲得好讲得好!”她马上问鲁国强:“你叫什么名字?”鲁国强回答:“我叫鲁国强,是七队的知青。”“原来是知青呀,有理论水平,有政治觉悟。”彭慕青想。

批斗了陈仕斌和陈仕军的第二天,彭慕青又带着大批工作人员来到七队,她这次来的主要目的是割“资本主义尾巴”,她确信,长期不学毛主席著作的生产队,资本主义倾向一定很严重。果然,经过一天的工作,工作组查出了这个队大多数社员都在房前屋后种上了蔬菜或者粮食。还查出这个生产队的社员多数都多养了鸡鸭,特别是陈仕军,他家连同他爸爸妈妈妹妹共四口人,按照政策规定只能养两只鸡或者鸭,而陈仕军家却养了十只鸡和十只鸭。“这个生产队的资本主义倾向太严重了,再不制止,很快就会出现贫富不均,就有人要娶小老婆了!”彭慕青立刻下令铲除了社员房前屋后的庄稼和蔬菜,打死了社员们多养的鸡鸭。接下来的检查就更令她生气了,这个生产队竟然没有一户社员家里有《毛主席著作》。“一个生产队拿不出一本毛主席的书,怎么会不走上资本主义道路!”这时她想起了鲁国强,“昨天他发言挺有水平的,他家里不会没有毛主席的书吧?”她就问工作组的熊闯:“到鲁国强那儿看过没有?”熊闯回答:“看了,他连自留地都没有种完,也没养一只鸡鸭。”彭慕青很不高兴:“你就知道看自留地和鸡鸭吗?”说完就带着熊闯来到鲁国强的家里,她进门第一眼就看见鲁国强的床头上放着四本书。拿起来一看,是《毛主席著作》一至四卷。她随手翻了翻,见这四本书里密密麻麻地划着杠杠,就对鲁国强说:“你学毛主席的书很认真啊。”鲁国强窃喜:“看来我昨天下午突击在主席著作上划的杠杠没有白划。”他抑制住内心的高兴,表情稳重地对彭慕青说:“毛主席著作是比粮食更重要的精神食粮,一个人三天不吃饭饿不死,但是,只要一天不学毛主席著作就会迷失方向。”彭慕青高兴得连声说:“认识高,认识高。”她又问鲁国强:“你为啥连自留地都荒了大半?”鲁国强心里咯噔一下:“她在批评我懒呀!”他毕竟学过一些毛主席的书,很快就想起了毛主席引用过的列宁的一句话,16yh.com:遂对彭慕青说:“我对种自留地没有兴趣,因为自留地属于小生产范畴的东西,列宁说,小生产每时每刻都在自发地产生资本主义。”彭慕青惊喜地叫了起来,“真是活学活用呀!”她又问鲁国强:“你会不会唱样板戏?”鲁国强轻松一笑,就昂首挺胸唱了一段《要学那泰山顶上一青松》。彭慕青听完大喜:“人才,人才,你真是人才呀!”

学小靳庄工作组割掉了东风七队的“资本主义尾巴”后,就在东风大队办起了政治夜校,规定全大队的社员每天晚上都必须到政治夜校来学《毛主席著作》,学唱样板戏,跳忠字舞,写批林批孔批宋江的文章。工作组还每周组织一次赛诗会,东风大队的政治空气很快就红火起来了。

鲁国强被彭慕青吸收进了学小靳庄工作组,成了政治夜校的理论教员兼样板戏教师。这时候他想起了刘世芳。“我现在是全大队的红人了,她该不会看不起我了吧。”一天晚上学习结束后,他故意说刘世芳唱的样板戏有两句发音不准,需要校正,把她留在了会堂里。待人们走完后他对刘世芳说:“你看,我不用下地做活儿也拿全大队最高的工分,你还认为跟着我会挨饿吗?”刘世芳冷笑一声,一脸不屑地说:“工分再高也要饿饭,整个大队的人都要饿饭。”鲁国强吃惊地问:“怎么会?”刘世芳回答:“你到田里去看看,早稻都栽成晚稻了,今年每家起码要少分一半谷子”鲁国强问:“怎么会这样?”刘世芳回答:“无论多忙社员们都要学了毛主席著作才能上班,下午还早早就下了班吃了饭来这儿学毛主席著作,学唱样板戏,还要写批林批孔批宋江的文章,写打油诗,哪里有好多时间种田?”鲁国强微笑着对刘世芳说:“你放心,小靳庄刚开始搞夜校的时候,也对粮食生产有一点小的影响,但是,社员们的觉悟提高了以后,粮食产量就成倍增长了。”刘世芳的鼻孔里发出了一声“哼”,说:“可我听说小靳庄是解放军在帮他们种田。”鲁国强脸色陡变:“你可别乱说”刘世芳回答:“我可没乱说,我有个同学的爸爸是公社干部,他到小靳庄去参观了回来告诉的我那个同学,那个同学又告诉的我。”鲁国强这时想,我留她下来是向她求爱的,老扯小靳庄岂不耽误正事。就对刘世芳说:“彭组长对我说了,她已经和她的丈夫,就是县革委的高主任说好了,只要我在夜校表现得好,今年年底就把我调入县革委搞宣传工作,那时我就是国家干部了,有工资有粮票,那时还怕什么少分谷子?”说到这儿,他的声音变得非常温柔:“芳,我们结合吧,你只要跟了我,以我的本事,最多三年就可以在县里当上个科长之类的官,那时我可以把你调入县城当工人,你就不用脸朝黄土背朝天地种地了。”刘世芳沉默了,她不是在考虑跟不跟鲁国强好,她早就与陈仕军相爱并私定了终身。她是在考虑该怎样拒绝鲁国强,“和陈仕军恋爱的事是不能告诉鲁国强的,鲁国强现在是工作组的人。陈仕军才挨了批斗,现在每周还要到大队治保会汇报思想,要是工作组知道了我和陈仕军在恋爱,他们一定要说陈仕军是被阶级敌人拉下的水,我爸爸是地主呀!”鲁国强见刘世芳沉默不语,以为这是姑娘们刚恋爱时都有的害羞,他想起了他在一本叫做《搞对象实战技巧大全》的手抄书中看到过的一句话:姑娘在你面前害羞其实就是喜欢你,这时候你必须采取断然措施,把生米煮成熟饭,以后就自然了。想到此,他一把抱住刘世芳说:“嫁给我吧,我爱你。”说着就把嘴巴向刘世芳的嘴唇上贴,刘世芳被鲁国强这突然的动作吓坏了,她一边使劲推鲁国强,一边把脸掉向一边对鲁国强说:“你疯啦你疯啦”鲁国强吞着口水说:“我疯了,我爱你爱疯了。”边说边把刘世芳向课桌上按,刘世芳急了,她猛一抬腿,啪的一声,鲁国强双手捂着档部就向地上蹲,刘世芳迅速从课桌上撑起来风一样跑出了会堂,她跑出二十多步了,听见鲁国强在会堂门口对她吼:“你诋毁了小靳庄的,你要不回来我非整死你不可

 

在第二天上午的工作组碰头会上,鲁国强就把刘世芳对学小靳庄不满的话向彭慕青报告了。彭慕青听了后牙齿咬得咯咯响:“一个地主的女儿,竟敢诋毁敬爱的江青同志亲自培养出来的学习榜样,她应该被枪毙!走,去把她抓起来实行专政!”她亲自提了麻绳带着工作组的全部人马气势汹汹地向东风七队走去。路上,他们遇到了陈仕烟,陈仕烟现在已经是东风七队的队长而且改名叫陈灭孔了。他能当生产队长也是得到了彭慕青的赏识。批斗了陈仕斌以后,东风大队党支部先是让一个叫陈仕全的人当七队队长,但是,陈仕全一条毛主席语录都背不出来,而陈灭孔至少能背出“忙时吃干,闲时吃稀,半忙半闲时吃半干半稀。”政治学习时发言也很积极。在一次学习会上,陈灭孔发表了这样一番学习心得:“很多人说人是铁饭是钢,吃饱了肚子才硬邦邦。我认为这句话完全不正确。红军爬雪山过草地的时候就没有吃饭,还不是在毛主席的领导下解放了全中国。我的体会是,毛主席的话才是钢。前段时间我浑身软,我以为是没吃饱,就每顿都把肚子胀圆,结果还是软。后来学了五分钟毛主席著作就全身有力了。到现在我只要读了毛主席的书,就是五天不吃饭一身也照样有力。”彭慕青听了十分高兴:“这个人对学毛主席著作的认识很高呀!”她当场叫东风大队党支部任命陈灭孔当了东风七队的队长。现在陈灭孔一看到彭慕青就咋呼呼地叫了起来:“出大事了!出大事了!刘世芳和陈仕军失踪了。”彭慕青很吃惊:“是不是真的哟!”陈灭孔回答:“今天早上陈仕军没来学毛主席著作,我向他爸爸陈书林问陈仕军干啥去了,陈书林说,昨晚十点多钟,陈仕军被刘世芳从家里叫出去了就一直没回家。我又向刘世芳的爸爸问刘世芳在家没有,她爸爸回答说刘世芳昨晚去了夜校就没回来。我就叫社员们在生产队找,结果,社员们找遍了整个生产队都没有找到这二人。”鲁国强咬着牙吼了起来:“他们一定是畏罪潜逃了!”彭慕青的眉毛竖了起来:“连苦大仇深的贫农后代都被地主的女儿拉下了水,这个生产队的阶级斗争太激烈了,走,去把他们的父母抓来审问!”这一群人就咚咚咚地向东风七队跑了起来。

到了东风七队,他们立刻把陈仕军的父母和刘世芳的父母带到了陈灭孔家里,一顿威胁、讹诈、恐吓,其间,刘世芳的父母还挨了两耳光。最后的结果是,他们得到的情况和陈灭孔说的情况完全一样。彭慕青气得歇斯底里地叫了起来:“我挖地三尺也要把他们找出来!”熊闯问:“去哪儿找?”这一下彭慕青愣在那儿不知怎么回答了。过了一会儿,鲁国强说:“他们会不会躲到鬼洞里去了哦。”彭慕青问:“什么鬼洞?”鲁国强告诉她,在东风大队和向阳大队的交界处有一处树木很密的山岭,叫黑豹岭,那儿有一个洞,清嘉庆年间,一队白莲教徒被清军追杀逃进了这个洞,清军又跟着追了进去。结果双方都没有出来。村民们认为白莲教徒和清军都被鬼吃了,从此称这个洞为鬼洞。彭慕青问陈灭孔:“鬼洞找过没有?”“还没有。”“为什么不去找?”陈灭孔告诉彭慕青,鬼洞里有鬼,从清嘉庆以来,这一带就一直流传着鬼洞里有白莲教遗落的金子的话,也陆续有人进去找过金子,结果,进去的人都没能出来。现在,这一带没有人敢进鬼洞。彭慕青听后激昂地说:“毛主席说,‘真正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走,去搜!”她叫陈灭孔精选了陈仕富等五个三代贫农出身的社员,这些社员又带上了火把和火铳,鲁国强还找来两把电筒和两节备用电池,给了彭慕青一把电筒,他自己拿了一把。他们就高唱着样板戏《智取威虎山》里杨子荣的唱段:“明知征途有艰险,越是艰险越向前。”精神抖擞地向鬼洞走去。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1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上一篇:鬼洞(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一苇航之 2019-11-18 08:05
这种叙事很像《平凡的世界》。赞!

查看全部评论(1)

申博加州娱乐城 dafa赌城网投 申博手机投注 易发现金娱乐 926bmw.com
797tyc.com 191sun.com 48sun.com 121sb.com 55tyc.com
ag85.com 171sun.com 517msc.com xpj81.com 632tyc.com
申博凯旋门娱乐 申博网址多玩网 老虎机微信支付充值 95tyc.com sun53.com
http://www.pp508.com/bdcefa/6732948510.html http://www.3812333.com/news/bfae.html http://www.pp508.com/cabdf/aecbfd.html http://www.vip58335.com/ecaf/28751064.html http://www.3812333.com/news/faecdb.html
http://www.pp508.com/aefcdb/cabfde.html http://www.vip58335.com/cdebaf/954732.html http://www.3812333.com/news/bfceda.html http://www.pp508.com/20517/ceabdf.html http://www.pp508.com/aecdb/9207.html
http://www.vip58335.com/bec/0845239761.html http://www.3812333.com/news/aebdfc.html http://www.pp508.com/160879/bfdcea.html http://www.pp508.com/dac/4523681.html http://www.vip58335.com/acfbed/056417.html
http://www.3812333.com/news/adcbef.html http://www.pp508.com/406385/cdbfea.html http://www.pp508.com/eca/3876410.html http://www.vip58335.com/fadb/15208.html http://www.3812333.com/news/aefbdc.html